sumr

service@sumr.org
021 - 6160 - 6918

「SUMR沙龙」专访新车间李大维:智能硬件创业要重新审视山寨内涵

2014-09-01 

David,很感谢您参加我们的沙龙。

谢谢谢谢。

您之前讲述台湾的制造业因为扩大规模导致部分中小订单转向大陆,然后给深圳带来了机会。您来自台湾,我这边也很好奇地问一下,您是怎么跟上海结缘的?

我跟上海结缘是这样子,我是在台湾高中毕业以后我到美国去读书,那90年代都在美国读书,95年开始,在互联网方面参加创业公司,然后参加创业公司然后跟这个成立新的互联网创新,大概在95到2003之间有创的三家的,两三家互联网公司,然后到02、03年在就在泡沫破裂的时候,最后一家公司基本上处理掉了。那时候觉得,那些年的疯狂的互联网之后,想如果有一个时候去找个地方,让自己放松一段时间吧,就走着走着就走到上海,觉得上海很有趣的,03年在上海定居了。在上海定居之后,那03到06的时候,就是另外一批朋友他们在日本创业,那时候拉我过去,这样子我就问,在上海支援他们的话我说可以参加?他们说可以呀。那些年过了一段很长,就是上海、日本的两边跑。那时候在日本做FID,做第一代的互联网,做开源软件到日本的事情,做到大概06年,那的公司成长得不错,但是变得开始太日本,太多这种需要很多的这些就是说,需要共事型的这种决定,那人多麻烦,事情决定太久,后来06年……

没有效率?

对,效率上就有点那个,到07年开始,06年之后,那时候社交网络开始起来,然后跟着互联网我们开始做社交网络的产品。07当facebook开放的时候我是第一批进去做第三方应用,所以07、08、09这段时间,大概到10年左右就是我们在facebook上也做得也蛮不做的,那时候起飞用1000多万。到09年的时候等于是有一批人想做游戏,有另外一批人想做社交应用,我属于想做社交应用这部分,那渐渐的就,那时候就有点团队处理完以后就散了,各自做各自的。09年的时候也开始接触到就是上海滩这些所谓开源软件,谈这些所谓的传播行业,09年那时候我经常在上海的共同办公空间,叫新单位。在新单位的时候有跟那些朋友接触到开始聊说创客空间这些概念,他玩开源硬件这些东西,然后在那玩着玩着,到10年的时候就跟几个朋友决定就,我们因为在家里把东西堆得太满了,然后被赶出来了,也需要有一个空间,也需要有一个人,那时候就是在新单位的楼上成立新车间。那因为从新单位出来,新单位是个大家共同在那办公的地方,所以叫新单位,我们要成立一个大家去那边玩硬件的地方,他就叫现在新车间。

就这个名字其实还是有这个逻辑上的。

名字是说这有整合的背景的故事,所以10年的时候,现在建成立的时候,它跟国际创客整合运动它其实是一个,10年它是属于一种休闲,它属于一种文化的这个性质,10、11年只是都还是这样子的情况,结果到11年之后它开始,因为整个世界性的,应该是说它整个基础到了一定的数量之后,它开始产生的就是说,我做这些硬件的我可以从兴趣到创业,而这条距离变得很短,当这个距离变得很短的时候,那包括就说那时候众筹总的开始被利用起来,那成立了新的这种硬件创造的创业的机会,那12年,11年还有很多在一起的,特别在kickstarer上面看到项目。12年开始就是,Chris Anderson出了《创客》那一本书,就这样子就整个开始爆发了。

就说可能从这时候创客这个概念,能正式进入大众视野或者被主流的一种文化接受。

比较主流的看到了就是说,也不是说在10年11年的时候我们没有在大众的视野,但是我们那时候在,因为其实从成立到一直被很多媒体报道,我们11年的时候包括一些国外的媒体都报道,那时候国内也有很多媒体报道我们,我们那时候常开玩笑就是说,当初10年11年12年报道都是文化版的,就我们是一个文化产业,我们是一个新的大众休闲,我们跟这些去做陶艺等这种新的休闲方式还是一样的,那这是11年的时候,11年12年我们在大众的视觉的里面看到就是说我们是一个创意,我们是一个文化,我们是一个生活方式,那只是说到12年的时候,包括整个国际上,国际国内包括就是说智能硬件开始热起来,那创作、合作、分析跟电子相关的也是做到就是说智能硬件这一块,那整个就变成了科技方面的,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碰到的就是说大家眼光开始从创客从这个文化,从周末去玩的开始去了解说,变成是怎么创业,这个东西要创新,跟创业有什么关系,那11年的时候其实这件事情开始在起来的时候,因为我们当初创新单位出来的时候,新单位有一群学者,有一群这种研究员。

他们的话是哪方面的学者,市场或是硬件?

都不是,这些是属于社会学,属于这种研究产业,研究这种社会生态,还不到市场这一块,主要是研究文化,研究那个,但是在11年的时候这件事情开始变得有趣,就是说大家看到这个总是,就是这种东西开始从一个休闲,开始转化成一个产业,开始转化成一种创新的方式。那这个在那时候,本来开始团队是说,这个跟中国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因为它毕竟,因为创客文化跟创客毕竟它还是一个国际性的带进来的东西。

太先进太智能了。

那它是有点虚,但是说,这个我们就成立一个智库,这个智库就专门在做这方面的策划,研讨会,包括研究,包括出版,那从11年开始做这方面的东西,特别是研究它跟中国的关系,那我们的成员里面有在做大学的时候,有纽约大学,有复旦,同济这些学校的一些教授跟研究员,很有趣的就是说我们刚开始看创客都对中国带来什么的时候,挖深的时候发觉其实中国可以教创客产业未来怎么发展很多东西,这个就是所谓那种,你经常会听到,我们在谈宣传,那创客它整个能力,它是因为,它整个能量的释放它是来自于这样子,就是说第一个,硬件变成开源硬件,开源硬件的意思就是说我看到这个东西是开源硬件,我在上面想要去改一改,这个很简单,网上也有足够的资料教我怎么去改这个东西,改完之后我想要再把它包装出版是没有问题的,比方说我还要做完之后还要去传统的东西是我基本上打开来改的时候我就犯法了。

而且创客我需要拿他的授权我才能……

对,你要再去拿授权拿这些,那开源硬件没有,所以很多开源硬件很多创客都是这样子就起来了,然后第二个是因为资质的问题,所以很多人不用来自电子的背景,不用来自这个技术的背景他也可以做,只要他愿意投时间去做,他创业平民化,那在这个方式底下再加上后面的政策,把这个去创业的门槛,把这个做成产品的门槛,完全的降低,因为我只要做出第一个原形,我就可以把这东西放上众筹然后有足够的支持我就可以去生产,所以当这两个东西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那整个机会都打开,但是这个并不行,因为如果说我们去看国内,看山寨,看山寨手机这东西,它虽然,它一开始所谓的拷贝,所谓的抄袭,但是这个东西其实很快就能没有了,譬如说三年、四年,就说到08、09年的时候,山寨的这个产业它其实它没有什么抄袭的对象,因为诺基亚、爱立信、MOTO这些都一个一个渐渐的在衰落,那山寨它成为就是说它有很多小元帅。它的模式就是今天做山寨的,他不会自己去开发一块盘子,它是用公版的,那这些公版的跟开源硬件一样,你只要市场上买得到,你也不要去授权,那市场大家也愿意卖,所以出发点一样,我可以很,每一个人有兴趣的都可以去拿到这个,拿得到公版,那有兴趣的你都可以拿得到公版,你现在只要找到你的市场,你就可以去,你就可以生产你就可以制造,你就可以切入所谓山寨的这个产业,那这个变成是它滚得相当得快,到12年的时候山寨的出货量达到每年3D的手机它是全世界手机出货量的1/4,那在这个时候,就说整个,它整个,但是它不是3D的出货量它不是一家、两家、十家,几百家公司,它是上万家公司,那表示,就是说它的参与完全平民化,那在平民化的时候它有快速的研发,快速的成长,快速的这个,虽然说我们经常谈,华强北要倒一批公司了,但是倒了一批,一批又再起来了,因为进入的门槛低的,进入的成本低的,大家想要参与的都可以进去参与,那我们现在看到的创客其实是一样的,只是小规模一点,因为整个Kickstarter的规模就10个亿的美金,20个亿的美金,那和整个山寨产业比起来确实规模显得不太大,反而是现在创客需要往山寨学习,需要往山寨看,就是说以后规模成长的时候应该长成什么样子?游戏规则应该是什么样子?

山寨那边可以说已经作为创客精神的先行者,已经开始在深圳做起来了。

它的就是说在汲取大家的精神是一样的,它只不过现在一个最大的差别是创客创作的东西是给开发中,是给已开发国家是在欧美市场,是就是说从市场上来讲的话是市场的高富帅,那山寨做的东西本来就是平民化,去淘宝,去地摊,去在华强北到南美、中东、非洲这些,跟创业一样,大家都是小众市场,大家现在针对的都是传统公司不能做的小众市场去做的,那十年的山寨手机,它是一个一个小众市场连进去之后,当这个小众市场被填满的时候,原来在做小众的长尾市场被填满的时候,原来在做短头的这些大公司,失去了成长的契机,然后整个,因为现在大家觉得说MOTO不见了,诺基亚不见了,索尼、爱立信不见了,大家都觉得,大家就想着说因为是iphone,但是其实真正去看的话,在智能手机上面,这几家公司其实传统就是在很小的氛围,它的真正的大的氛围是在功能机,它是因为它的功能机的这一个基础,基本上过去十年,已经被山寨堵死了,它没有办法再生长了,它这部分一直萎缩,导致公司没有办法维持下去,然后最后苹果只是说,山寨在底下把它堵死了,苹果在上面把它封顶,是这两股势力一起把它挤压的,而不是说很单纯的就是苹果出现了,然后诺基亚就不见了。

低端市场它受到山寨的打击,高端市场也做不上去。

它从上往下一压就不见了,但是苹果上面下来的压力其实比较小,真正是被下面压上去的力量。

毕竟苹果它市场占有率在全国来说其实不算太高。

它不算,它占的就是全世界那种10%的高富帅市场,那山寨填的是全世界70%的这种平民市场,但是这两股势力就是说,整个,因为整个生产制造的工艺越来越普及,越来越美了,我这礼拜刚从深圳回来,最近深圳很好玩就是大家流行传说中的iphone6了。

iphone6的机模。

对,然后iphone6的模型在人手一只,所有在做生产要做iphone6周边的,就是拿那个去做生产出来,但是我们也看到很多就是说,因为我们的智库方面,所以我们在过去两年,在深圳做很多调研,很多这些卖坊参与,就是工艺链上上下下生产的厂商,那在这方面其实学到很多,就是说它的厂商做事的方式,它的能够做到的工艺的水准,那过去这几年现在有过一个多余的产量,因为像,最近去我们也看到有工厂,他做出来的那个手机在工艺上完全跟苹果可以相提并论的工艺,但是它做那只手机不是因为它有一个市场的消化,不是因为那个,只是因为那个厂老板在几个月前觉得说我现在什么都有了,我想自己做一只手机看看,然后就公版的解决方案也是一样,它的公版也跟雷军一样,在上面讲说我们用Qualcomm(即高通)的这个解决方案,他也是Qualcomm,5寸5.5寸,它做到完全没有变,所以我们在网络上也看过就所谓iphone6的谍照,就是这个边,直接它就整个屏幕做到边边,他就做到了,然后他做这个屏幕,他做这个手机,他那天就拿给我们看,他说,你觉得这东西哪里有市场?他完全不在考虑说,什么地方有市场的时候,他今天去做这个就是因为他的工艺水准到那边了,那对他来讲去做一只这样的手机的成本也不高,所以他就去做一只出来了,他做出来要再去问大家怎么办,这个东西市场在哪里?

这点其实就有点跟极客做创业差不多。

对。

我有一个想法我把它做出来,然后大家看,看我这个好不好,可不可以卖。

对。但是差别就在于就是我们现在在讲的就是全世界各地的这些创客运动,现在转过来就是说看整个深圳的能力,整个普及,中国的制造能力,就是说,在国外是创客空间在把生产制造再带回来这些平民的身上,但是在国内它的规模就不一样,就是说今天我们有个想法,我可以跑去,跑去创客空间,然后弄个adreno弄个3D打印的,做出来像模像样的,但是也没有办法到生产,然后转过来就是说深圳这样子的一个体系,同样的,一个有这些资源的这些人,他拍个脑袋他想说我也要做个东西来玩,他做出来的一个是可以跟iphone媲美的一个手机的。我们有一个朋友有一个美国的朋友他讲的,他用了一件事情形容这个很有趣,他讲说,山寨手机是深圳的民俗工艺的民间工艺,就我们在很多地方看到他的地方这种工艺,就这地方本地的用,用手工做一些东西,然后各地的创客空间现在是新的所谓智能化的科技化的民间工艺,那在山寨,在深圳,民间工艺的表现就是几万台几万台的山寨机,那这个表示其实就说,在参与的方式很相象,就说他是平民化的参与,任何人今天想要去参与,你在其他的地方你可以去参加创客空间,3D打印也可,adreno做个理念,做出来也像模像样的东西可以拿去kickstarter,然后在深圳的规模就是,拍个脑袋我就是手机,我就是这种在整个智能硬件的这个范围里面最高端的东西,那从那个地方再转下来去做其他的时候,这个能量在释放出来的时候,所以今天在中国智能硬件的创业,不只是对国内而是对全世界,它都有一个好处,就是说它的好处在于我们有这个实现的能力和这个实现,有这个开放给大众的产品,后面一批怎么去参与这个这是新的讨论,那后面这一批,其实你说我想要做个智能表,我想要做个智能手机。

国内现在的门槛很低的,手环的公版,手表的公版,在深圳都有,只不过现在新的一批的创业其实很弱,来自于传统的互联网,就是说,现在深圳的玩笑就是,这一群互联网的人,他们比如说他对生产的了解来自于哪里?来自于最近乔布斯死亡之后透过乔布斯的自传,学着乔布斯,就是说自传里面写到我当年创业的时候,我的这个技术人员什么都是所聚在一块,然后有一个团队去做这件事情,那大家这个也去学他了,所以说互联网出来创业,电子业想办法自己找人,工业设计也找人,生产制造供应链都是自己找人,实际上我们现在从互联网走向生产制造,是所谓的第三产业走向第一个产业。第三产业在过去的十年二十年是全世界的目光所在,但是因为这种关爱的眼神太久了,从互联网走过去到第二产业,你进入第二产业的时候,忘记第二产业有多大,就是一个有几十亿资产的公司在互联网来讲是没有办法想象的,但是在第二产业,遍地都是,在第二产业遍地都是由几个亿,工厂随便清出来都是几个亿的,产能几个亿的那个旁边。互联网公司几十个人,几百号人算是大公司了,第二产业几千人上万叫做中小企业。那在这个转换的过程当中,互联网人就觉得我现在要做一个东西,我是最新的,所以我可以找电子的人,我可以找设计也可以,那都忘记了就是以互联网的角度去找,以互联网创业的角度去找,你的电子的人,是二军、是三军,是人家第二产业中的二军、三军、四军,人家一军在那边做的每个月上百万的在出货,你的设计,你的这个产业,你的供应链管理的其实都是二、三军的,当你把这群二、三军做完的时候就变成是,现在智能软件,智能硬件产业看到的每一个人都出来讲说生产真的很难,供应链管理什么都难,但是当我们互联网在这边喊这种事情的时候,人家山寨讲三万、五万、十万每天在出货,人家已经做得驾轻就熟的东西,我们在这边还说,我们做不到,我们那个,这是因为产业的对白不够。互联网专注在就是互动,新的市场的开发,新的市场的相象内容,当我们做的时候,我们要怎么去跟人家的比?跟第二产业的一军怎么合作?怎么去跟这些大的工厂合作?现在这些大的工厂也愿意开放、合作,也很有兴趣去接触。

他们也希望能有新鲜的创意或想法给到他们。

他们也希望有这些东西去生产,他们也希望这些东西去做起来,他这种新的对白一定要开始,就是说不能够在以乔布斯自传的方式去做硬件创业,我要硬件创个业我什么都要去买,说来这一点,苹果今天的生产制造供应链也不是自己在管,它是放给富士康在管,它的很多东西都不是自己在管,真的要像苹果学习,不是去学习乔布斯自传里面的那种80年代的乔布斯怎么做硬件公司,是要去享受今天的苹果怎么做东西。我觉得这一点想通以后,下一代的就是说硬件的创业应该变成互联网了,web2.0给我们的就是说,我们今天要做一个,因为我从95年开始参与互联网,当年我们在做的时候,上上下下从服务器,从网络接进来,从这些全部要自己搞定,那团队就很大,譬如说我要有一批系统管理人员,运维人员所有都要有,但是到达今天,web 2.0创业,我不用去网络维护人员,也不用去做这些,以前的都不要,因为云端已经解决,现在web 2.0的创业是我的新的想法,我上线的速度,我的支持的速度,那手机应用现在也走向这一块了,未来的生产其实我们已经可以走到这一块,只是说一个新的对话方式,一个新的合作方式要找出来,我们新的互联网创业怎么去跟这一些已经有产能的,怎么去对白,怎么去对话,怎么去合作,这个是未来一年、两年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您指的是我们在智能硬件这一块还是?

智能硬件未来的创业会有互联网的人去,但是从互联网过来的我们不能够去想说,我们什么都要去找,我们什么都要自己要有人,因为我从互联网过来,我朋友在看着我们在做创客这一块,做这些,经常就会打电话就说,我要去玩智能硬件,然后这一句话就跟我想说,有没有认识什么电子的大牛?我说有啊,但是你订得起吗?人家现在负责的产线一年是十万套,一年是十万个作品在出去,你请得过来吗?作为一个互联网产业,你要去创业,我们互联网现在大家已经做到创业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的投资已经是很大的互联网创业,你上百万的投资不够他的薪水,你要怎么把他请过来?那反而是因为,反而就是说,我们我是觉得就是说,新一代在这边从互联网过来,我们对智能硬件有想法,对互联网知道怎么玩,我们怎么去延伸进去硬件里面,然后这个延伸进去的过程怎么跟现有的有基础的公司合作,怎么把国内这些公版,公模这些硬件怎么把它用起来?我们最近很有趣的就是,因为我们做智库的这个部分是跟很多国外的学校合作,我跟国外的学者和国外的这些研究机构合作,我们过去一年,我们经常接到国外的团队要求我们说,我们要到中国来,我们要去那个,那我们过去两年我们办了很多这种叫做"到深圳学山寨"的这个活动,就你到深圳,你实际到那边去了解,山寨是怎么样的一个运作,山寨是一个怎么样的创作能力,山寨可以给你什么?那这些包括就是说最近的,过去我们很多这些学者都这样组织,呆在那边看,呆在那边,最近很多大公司人也在找我们说,带我去看了解这件事情,那反而是国内在这方面,了解的去接触比较慢,因为第一个大家觉得,第一个就是……

我觉得他们对山寨可能更多的还是带有一种色彩的眼光。

就是说,大家对山寨的概念一直就是卡在08年这些疯狂的山寨copy style,而是没有办法去正式去看说,因为过去这些年的大家的眼光都放在互联网,放在mobile,放在这些创业,关爱的眼神都放在这,所以自然而我们,就是说去年有个讲出来你们就知道谁了,不讲他的名字了,就去年国内某互联网跟智能这个手机应用方面,相当有一个东西,去年跑到深圳去办了一场硬件的讨论会,叫做"硬件复兴",别跑去深圳做这么搞笑的事情,不是有点low,就是说对我们互联,做互联网,做手机应用的来讲的话,硬件是重新再来的一件事情,但是我们不要去跑到深圳,你要跑去中间插一根旗子我们来讨论"硬件复兴",硬件哪有什么,在这里硬件哪有什么复兴,这里一直都是有关硬件,那我觉得这种都是就是说对于硬件的看法,我们要怎么去重新认识,再多是什么样子?再多能够带来的是什么东西?那只有在这一点过去以后,才不用去从重踏覆辙,就是说现在,大家互联网人,大家都在讨论着就说,我硬件好难做,我供应链不好管,我们在座的小伙伴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解决掉了,只是等着我们有诚意的过去合作,而不能够觉得说反正深圳就是血汗工厂,到最后就是,你要想到你不是苹果,你不是一年过去可以给人家几个亿的订单,几个亿的出货的订单,几亿台的订单,你是要做5000台,到那边做下来有一个新的考究,有一个新的看法,大家怎么合作,那互联网的优势用起来,大家各做各专长的事情,而不只是说,我是硬件我要做乔布斯,我什么都要,然后我只有5万台的订单,这个是没有办法,这个对白是没有办法,因为今天对深圳的学习,弄到今天,最近麻省理工的(英文名)的那个应该算是他们的系主任,最近刚到深圳回来,然后写了一个很长的文章,对整个欧美的创意对硅谷讲说我们要到深圳去学习,我们要到深圳去了解真正的生产是长什么样子,那我觉得当国外都在,当国外像MIT这种学校都在喊这种事情的时候,国内要跟得上,不要到时候搞得变成是山寨上海、山寨北京,到最后认识山寨是被老外教我们去怎么用,这个就很遗憾。

就是说其实互联网人无论是姿态还是心态,都应该放得更低,放得更好。

就应该是重新去想这件事情,我想在这点想透的时候,在国内会有很多的好的发展,因为互联网有的就是,互联网什么没有?有的就是用户。在国内千万用户的互联网是什么东西?下载自己才能在台面上说话,那当你是上帝的时候,大家现在互联网都在做这件事情,我怎么变现,游戏可以变现,卖虚拟物品可以变现,使用类的,工具类的,我来变现,但是在硬件变得很容易变现,其实我觉得国内在,国内这个方面最想得开的是360,他们非常聪明,每家公司在那边很辛苦开发自己的硬件的时候,360是国内真的把山寨用起来的公司。那个小的那个wifi,wifi那个东西,深圳已经做得很成熟了,360基本上大家在炒wifi炒这些东西的时候,跑去那边找家公司贴个牌,进货14块,再网上说卖19块卖得很便宜,对他来讲就一个首页,没有成本,真正的把这个东西用起来,它的东西也给很多用户带来好处,很多用户就觉得这个有用,但是它不用去搞一个就是讲座,我是这个,我要去做生产,我要去做资质认证,人家都已经成熟了,都已经摆在那边你就去学,国际大公司也去ODM学,为什么你互联网公司不能去ODM学?到最后把你会做的东西做好,大家愿意做很容易凑在一起的。美图秀秀,我只在那边做个手机做半天也做不出来,美图秀秀宣布一下我要做手机,美图也在出货了,人家也在京东上面,我们也没有看到美图秀秀在讲生产,生产怎么来?也没有听到美图的在讲说供应链不能。

或者良品率很低。

也没有说良品率很低,很正常的,到那边选到一款自己喜欢的软件搞掉,软件特殊化设置,做软件公司应该做的事情,做软件应该处理的事,然后选回来,就是人家就去出货,人家就去管理供应链,美图就是我把这个提供给我粉丝手机,粉丝的用户群,大家去做好了,这样的合作不是很漂亮吗,没有人在那边,没有人在那边跑在这个硬件的会议上面讲说,做硬件好困难,所有这些在叫困难的,都是因为切入点不对。所以这边在叫困难,美图没有在叫,为什么我却一直在叫,美图也在出货,人家也是,每个月也是几万台的量的,这个故事,这样的故事其实一直在重复,甚至现在法国,原来叫Wiko的手机,Wiko在法国是一个手机品牌,在法国智能手机的18%的市场占有率,它的真的核心它是国内的山寨手出资,给法国的一个设计团队去做了一个品牌,也没有在听说,法国的第三大智能手机,也没听说他有出货的问题,也没听说他有生产的问题,也没听说他有供应链的问题,三年的时间从零做到18%的法国市场,现在三星在担心,现在苹果在担心这家公司,那整个横向的看过去就是说,了解到的,就是应该是这样讲,就是说目前的媒体,太专注在这些原来跟媒体熟悉的互联网创业的错误的尝试,却太少回去报道说,因为另外一件讲就是说,成功拿硬件去创业的,去做事情的,在忙着数钱没有时间去外面跟媒体联络。现在有时间跟媒体出来聊天的就是前一段的钱烧完的,现在要赶快再找新的投资人补进来的,要赶快出来,要赶快增加曝光率,要赶快有会议参加,要去那个,那一定程度上来讲就是说媒体的眼光已经,就是说变成是市场上的失败的被无限的放大,市场上成功的没有人去追那个故事,为什么现在今天没有人去追美图秀秀怎么成功的?没有去追谷歌怎么成功的,我们在很高,我们在很快乐的,我们在很积极的追着这一些,拿着手机大家就在那边宣布说,这是什么硬件创业不成功了,为什么我们追的是这些故事?不是追的就是说wiko的故事,美图的故事?360的故事?那重点就一直放在能够我所在的地方,能够标题党。

不过其实媒体的话他们从一开始他们的立足点就是,他并没有把真正成功的地方搭建起来,造成这样一种错觉。

现在反正,现在就是标题党眼光,人家现在,我们看到平稳的成功是没有什么故事情节的,只有我们要么就是,要看到别人的挫折,所以我觉得,就是说,我想现在在渐进的就是说前面走的我们的渐渐的这些故事都应该有的说,前面走的有趣的东西可以开始去分析说,他成功,成功的地点在哪里?成功的方向是什么?成功的样子长什么?为什么成功?那一旦大家还是想透这一点的时候,整个平台就搭起来,整个销量就搭起来了。

对,整个大众的认知也要重新审视。

希望是在三五年之后,我们现在大家对硬件创业的想法,就像之前对互联网创业的想法,因为今天你不在,你可以坐在一个咖啡厅里面,十张桌子,有五张的人可以在那边讨论就是我要怎么互联网创业,今天包括车库,包括这些爱心咖啡,包括这些3W咖啡,在各地成立,大家去那边做什么?坐下来就是谈我要创一个什么互联网的项目,我要创一个什么手机的项目。你今天去问这一桌的人,假说,你来自什么背景?技术背景的很少,大部分来自市场来自其他,然后你就去问他说,担不担心里面没有技术人员。没有呀?互联网创业今天什么东西都已经在充分了,我技术可以外包,我这些都可以外包,那互联网我们自己创业找到这一点,我怎样开心,我竞争力在哪里?我的互动,我的体验,我的市场,那智能硬件也应该走到那一天。我在开放市场上我可以买到我需要的功能的公版,我在开放市场上可以找到供应链管理,可以找到IT设计,可以找到结构设计,这些都可以在平台市场上找到的时候,我可以去专心在我的那个,我可以放在我的创意我的互动上。我希望看到的下一波就是,以后几年后我们在车库在3W,在这些地方坐下来,旁边大家提到的要创业的,可以很轻松的去提到就是我要去做智能硬件的创业,我要去做智能的,到时候大家的,这时候智能硬件的整个百花齐放的时候才会来到。

而不是大家在互相诉苦,我供应链今天又不行了,我这块又不行了。

供应链,其实现在最可怕的是,我现在听智能硬件的项目我现在最怕听到的一件事情,我现在最怕听到公司讲大数据,就是说,大数据大数据,大家觉得大数据好像有东西。

数据足够大了,你才能做……

再大,就是说我们做计算机出来的,我要讲的就是运算上面有一个叫做垃圾进垃圾出,如果你进去的资料是垃圾的话你出来的东西没可能有价值,大数据的东西其实,就说我现在做的手玩也在喊大数据,我手玩上记载的什么?就这些人每天走了多少,你这个东西根本换算不出来任何的价值,就是说有些东西天生性的就是没有价值在,但是现在卡在一个就是说,这个东西我没有办法在互动上,我没有在那个,我没有去变现的能力,我现在有能力就是只是制作能力,我就是圈钱的能力,我就要把大数据讲出来,但是你现在再去问他,大数据能够给用户带来什么体验?因为现在很多对白都是这样子,就说你跟我讲大数据可以,那好,我一个手环每天记得我走多少步的之后,我给你一千万人的这个数据你能够变什么出来?因为你不能假说我有一千万的数据我就包着,然后就有什么,而是说你要能够讲出一个道理,你要讲出一个真正最后这边能够转换给我用户一个价值,并不是今天所有的手环的大数据的数据搜集方面,也不是你的,今天苹果8.0的healthkit配件出来了,基本上苹果healthkit的宣布就是这样子,大家去做计步器,最后资料,大数据资料是苹果的,你可以不跟我healthkit玩但是你要是不跟healthkit玩就这个……

那就跟iOS生态圈说拜拜了。

你就不要跟我iphone玩了,你就不要在iOS的生态玩了,那今天微信平台出来了,微信也有一个healthkit的东西,一样,你的硬件以后还要接进微信,你要跟我微信吗?数据是微信的,数据是腾讯的,数据是苹果的,大数据在他们手上,也不在你做什么东西的手上,手环公司在未来是没有,你的数据人家也有一份,它那边还有其他的所有的手环数据,那这时候大数据也不是你的。所以说我觉得,很可怕的是智能硬件的创业公司不应该只想着大数据,这些就不是你的,这些数据是未来跟苹果在一起的,未来在苹果手上,未来在腾讯手上,巨头手上,那你会谈到巨头它会不会讨论大数据,人家大数据还跟其他所有用户的其他的资料结合在一起。那我觉得就是说,智能硬件应该要强迫团队,真正的去想,用户要买单的东西,而不是VC要买单,真正去想说我这个东西创出来以后,我怎么会,为什么要掏钱买?更重要的你为什么要掏很多钱买?

我们需要买一个产品我们要让它变成一个价值,这个是一个功能?

并不是所谓的,就是说你的功能一定要有,一定能让用户掏钱,但是今天也不是要求你说,我要找很多的用户,我不需要百万级,不需要十万级,搞不好不需要万级,今天在kickstarter的一个智能硬件要站起来,我只要全世界找得到2000人买单,我基本上就可以站起来了。再转回来,讲的就难听一点,你全世界找不到2000人买单的话也不要继续做下去,那这个就是说众筹对公司的意义。你在你的很全面的想法初步原型的阶段,你就要找到以后买单的人,愿意买单的人,而不是等到,而不是整个全部弄好以后,再去跟人家解释这个东西为什么要买单,再去走传统筛渠道的做法。互联网做创业的千万不要跟人家去玩筛渠道。今天十年的深圳的硬件创业,就是筛渠道塞出来的,你要筛渠道怎么杀价,你怎么杀价他怎么copy style。这些大家已经玩得很成熟了,我们从上面跳进去我们是玩不过人家的。这个是属于是要有,因为我现在一直说,我们因为第一个是现在这种大家这边过去的媒体,不是从,都是从互联网,都是从手机出来,那对我来讲,到明年正值20年的互联网产业,参与的经验,所以对我我还是以一个互联网,以一个软件人在看硬件这个事情,只不过创客创作这个,我能够更深入的去看今天硬件的状况,我觉得要去看硬件这边它们是什么情况,要去想说这件事情他们没有想到,整个深圳有几十万人在那边每天拍脑子想新功能,我们拍一个脑袋不一定比他们,我们去做硬件的copy to China,我们做不过他们的,人家已经做了十几年,十年的产业累积,这个拷贝,我们拷不过人家,现在就是说,我们能够互联网今天继续copy to China。今天手机,今天在中国手机应用上面,已经做到开始会被国外拷贝过去的情况了,不管是微信,不管是嘀嘀打车,不管是国内这些所有的应用类、生活类的这个,很多国外根本跟不上,我那天曾经在国内,在上海体验过一天,整天的生活就是被手机,从出门,从吃饭,从早上出门嘀嘀打车出去,嘀嘀打车回来,晚上吃饭的时候还得到订单,还得到支付宝付账,晚上的电影在猫眼,猫眼上面订单,微信支付,全部一整天的生活就是我的手机和我的生活,整个付款全部都是线上,线下没有没有掏过现金,今天在中国这样子才是跟得到,我们的手机应用已经走到这里了。当我们的手机应用的这一端已经走到这里的时候,做硬件的时候不要再走回头路,不要再去copy to China,而是去考虑在这些基础上面,用什么样新的硬件,这边在国内合作得到,这边拍脑袋做得出哪个硬件,就有人生产,就能够找到生产伙伴,生产伙伴已经在那边,已经是要转弯的时候了,怎么深度去融合,怎么深度去合作,这个就是下一步该有更多的思考,有更多的驱动,去讨论这件事情,那今天很多深圳做生产的其实也愿意,我现在也希望就是说未来从互联网这边,从手机应用这边出来的媒体,我们能够有怎么样的方式去把这个信息大家都去分析。包括就是现在最简单的,因为我在过去两年,因为创客这件事情,经常被拉去演讲,那讲创客就一定要讲到开源硬件,那讲到开源硬件就是说在上海,在北京,演讲这个的时候,大家说哇,开源硬件好新潮的概念,那这个滋味才感觉怎么样怎么样,然后到深圳一演讲了以后,哎呀公版呀,我们这个几十年了,十几年了都是这样在玩的,这就公版嘛。就是说这些文化怎么去接上去,怎么去重新把今天在我们看到的高富帅的互联网的手机应用的这个企业,这个焦点,这个目光,我们怎么再去聚焦它,让我们怎么把,这个再接地气,把真正中国的这个去接上,不要搞到硅谷麻省理工已经从那么远去接地气,接到深圳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说,其实在中国的这一段的创业者,居然接地气接不到深圳,那个时候就很尴尬了。那个时候等到,就是说我们不需要看到,因为现在硬件产品,大家都在深圳做,甚至很多国外创业的团队,也在找国内的机会,国外创业的团队上完kickstarter以后,现在去点名时间的。现在在下国内重头的,其实都出现了,那这些是来自硅谷,这些是来自这个,人家已经把这条线已经走起来了,国内的这方面的创业者,在接不上去的话,那这个在未来五年要变成就是,就说变成很有趣的那种,就是等到硅谷那边整合,把这个地气接上去的时候,然后北京、上海才再出现说,我们再去硅谷拷贝这个硬件公司模式回来。这真的是从深圳出口以后再转经销再,真的是,应该原来是内销的东西现在是转进口的东西。今年从智库方面我们是很希望就是说开始促成更多的这些对白,就说把硬件,把这些在做公版,把这些深圳这个国内其实发展的非常成熟的这个公版功能的这种合作观念,就是让互联网创业的人知道,有这样的东西,有这样子的好东西,不要去想说,我们看到创客去弄这种东西真的,很好开源硬件。

我们要通过这么,给他们这么一个东西,让他们去减少在他们去创业这种障碍。

对,减少的这个……

他们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其实给他们创造一点创业的机会。

对。

好,今天很感谢David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您。

不客气。

演讲者:李大维

创始人

新车间

演讲内容

就说到08、09年的时候,山寨的这个产业它其实它没有什么抄袭的对象,因为诺基亚、爱立信、MOTO这些都一个一个渐渐的在衰落,那山寨它成为就是说它有很多小元帅。它的模式就是今天做山寨的,他不会自己去开发一块盘子,它是用公版的,那这些公版的跟开源硬件一样,你只要市场上买得到,你也不要去授权,那市场大家也愿意卖,所以出发点一样。

2015-12-05 00:00

跨平台车联网体验——上海站

剩余名额: 25 人

活动已结束

友情链接
Process: 0.0391s ( Load:0.0025s Init:0.0060s Exec:0.0170s Template:0.0135s ) | DB :14 queries 0 writes | UseMem:3,872 kb
0.040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