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r

service@sumr.org
021 - 6160 - 6918

海词辞典范剑淼:移动时代的教育服务

2014-07-09 

 

1、范总首先能不能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海词网的历史。我从网上看到你们是从03年开始做海词词典这样的产品,这其中也经历了在海外的一个阶段,然后到回国,之后再专门为海词词典成立了公司。所以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海词词典创立的历史跟概况?

   答:海词最早是一个开放式词典项目,也就是像维基百科的一个大家贡献的一个词典项目。当时比较早,是10年前,2003年的时候,因为互联网上没有这样一个网络可以查单词的一个服务,所以我们觉得在未来互联网词典这一块的话,用户需求是非常大的,所以我是作为这个发起人做了这么一个(英)这么一个项目,做完了以后大量的用户因为在互联网上没有人提供这样的服务,所以大量的用户只能用这样的一个网站,所以我们的网站传播非常快,也导致我们网站受到了用户很多很多的批评。比如说他说你们词汇量太少,只有有限的比如说宫保鸡丁这样的一些词语,你们的词汇量如果能做成海量的那就好了,有人说你们没有例句,在互联网上最好是要有例句的。有人说既然是网络词典,那你们就应该有声音,所以我们这几年里面,我们针对互联网用户对词典的需求一年年都在改造。那最早的时候我本人是化学专业的读化学的一个博士,词典这一块我原来根本就不懂,那么在用户的骂声中呢,我们觉得在这一块当你天天受到用户的那个折磨,用户的那个期盼,你就会去改,改到后来的时候许多老教授说你应该看牛津的怎么去做词典的,朗文怎么做词典的,那么我们做了很多很多这方面的研究以后,看了很多种论文以后,后来发现对词典这一块了解最深刻的就是我们这个网站的门户人,那么我后来的时候就是说用了很多的理论的方法,包括怎么做生词发现,怎么做概念的计算,一个词哪些是重要的概念,哪些是不重要的一些概念,那么这些方法用在我们这个词典上面以后,我们最早实现了模糊查词,我们最早实现了有例句,有发音,我们又最早实现了整个的那个词典就是比如说在许多工具上面的运用,像查词之类的一些功能的实现。

在后来的时候我们成立的中国词典研究的主要的一家公司,因为老一代的人它不懂的许多新的技术,那么我们用户已经在用了,所以用户对我们的骂声是比较大,对我们的压力比较大。我们从06年开始整个中国这边的互联网上的词典运用绝大多数都是我们提供的,像百度词典,像腾讯里面的词典,像网易有道的那个词典,都是我们建设的那个词典频道,当然给我们钱,我们帮助他们把我们这么多年对词典的研究,包括我们的内容,我们的技术放到他们这些门户网站上面去,从跟有道的那个合作来说的话,我们不允许有道改任何一个词条内容,我们要求有道把我们的品牌放出来,这也是当年合作的一部分。因为我们当时合作的时候他们说他们想做搜索引擎,然后用词典来推广搜索引擎,我们帮他们做到了,然后我们的要求是你们要录出我们的品牌,给我们带来用户,所以我们自己也有网站,他们确实也给我们带来的一定网站的用户,但是从品牌这一块的话,我们当时的要求也有很多,不过后来我们得到的一些兑现比较少。

用户还是不知道有道词典用的是海词词典,那么从我之前一直在美国发展,到了2008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有好几千万的用户天天都在用我们的服务,而且我们的广告组,包括教育界的,像英孚、像华杰、韦博许多都是在国内,那么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到国内来发展,所以从08年开始我就开始到国内来,从09年我们正式组建了国内的运营的公司,也从10年开始我们推出我们自己的客户端,我们慢慢的在国内正式运营起来,有一些情况就是说从海词做了这么多年来看的话,我们从词典这一块对我们来说有很大的盈利的压力,一直不能把一个服务做成一个很赚钱的这么一个服务,这是我们一个比较难的地方,但是其他的几个竞争对手好象在这一块也没有多少突破。

 2、我之前了解到你们一个业务就是内容提供,然后就是与运营广告的合作,那你们现在的主要营收方式还是内容提供和广告商合作吗?

  答:我觉得词典是一个长期有需求的这么一个行业,新华字典印刷发行的有4.5亿本,再加上有各种各样的盗版的话,有人预计超过9亿本,那么大量的用户在需求一个词典,包括文曲星,好记星这样的电子辞典,他们前几年一年的销售额是40几个亿,所以用户对词典的需求还是很强的,而且用户对词典的需求许多时候不是一年,像我们今天给我们提意见的许多用户都是8年、9年以上的海词词典的用户,8年了,9年了,它持续的用我们的海词词典,到现在的话快10年了有一些用户。那么词典是生命周期非常长,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词典你辛辛苦苦编内容你很难去收费,你一旦把这个词典做成一个收费的,用户就会逃。所以对我们来说比较容易的是做广告,但是广告也不是很容易,因为对这个人群来说它是为学习而来的,它是带着他自己的目的的,所以你在这个它学习的这个人群里面去推一个游戏,去推一个鞋子,去推一个汽车,许多时候这个人群是不合适的,用户会比较反感,因为会影响它的那个学习过程。所以广告这一块的话我们发现最后效果比较好的是教育类的,你提供一个学习产品给他。所以我们目前来说广告收入还是主要的一块,另外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有版权的收入,就是说把我们海词词典这么多年的在内容研发这一块的积累,因为这些东西某些同行现在想做的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把这些内容做出来的,所以我们有一些版权的,授权的一些收入。在未来的话我们相信我们在学习产品这一块也会有收入,因为我们在做一些学习的辅助产品,保证我们有一个版本叫学生网校,学生网校是把线下培训机构的许多的服务搬到线上来,那么我们学生网校最近有一定的调整,我们发现在线上卖这样的一个服务的话,目前用户的接受度还比较低,这是我们在盈利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

另外一块的话我们预计我们未来有很大的一块收入来自于我们的版权维护服务,也就是说BTOB的这一块版权管理服务,因为我们一直是在做版权的那个授权的业务的,那么我们也有过很多很多的教学,我们把版权授权给了很多理论上值得尊重的有态度的许多公司,但是他们为了拿用户,许多时候他们是不愿意非常老实的去尊重这个版权的,所以导致我们很多年辛辛苦苦的那个积累,我们埋头在做内容,结果这些内容别人以网络萃取这样的一些名义,它就变成自己做的东西,那么在这一块的话我们也打了很多官司。比如说云词,人家是做一个背单词服务的,结果它说是又到了互联网上,他们在法庭上律师是这样做的,我们到互联网上做的一些调研,对学习人群来说最好的词典是这个词典,所以我们就把这些内容给抓下来了,我们是因为我们的用户有需要,但是他并没有跟我们说一下,就拿过去了,然后就开始提供海词知识点的内容,在他们的那个服务里面。后面因为打这样的官司我们发现许多时候打赢官司也很不容易,许多人说你们仅仅是一个编辑过程,你们是一个挑选过程,而且有些东西他们说这个是大家都应该这么解释的,但你就有些时候很难证明你自己就是说做了很多的,就是证明这个东西是只能你来用的,这个东西不能证明。

 其实在中国的话版权保护方面其实一直都是比较弱的。

   答:对,我觉得在美国,因为我在美国呆了有些年,那么在美国这个文化里面你如果说这两家你侵了人家的版权,那你有足够的证据的时候法官一般都倾向于,你不能证明你自己是怎么创造出来的,你能够每一个词条某年某月某个编辑,什么原因所以这样编,都有理由的,那他会相信你这个版权是属于你的,然后一般来说你是一个版权官司是一个创作方式能够获胜的,但是在中国的话首先法官就是保护盗版的那一方,这跟我们过去很多年的文化有关,就像原来的时候像微软的一些系统,国内有一些法官就觉得你要求每一个企业都花这么多钱买的话,那中国人的钱都掏光了,所以这个文化在那里面的。所以我们在国内发现打官司的时候,许多时候你的证据足够的充分你还是很难。

 所以在中国国情其实决定了内容的版权的推广还是是有一定难度的

  答:我觉得不是内容的那个推广难度,最大的问题在于人家把你辛辛苦苦做的内容直接拿过去了,然后内容跟你差不多,这个时候你的内容上面就优势不能特别明显,这是最大的问题,所以我们其实在这一块几年打版权公司下来的话也做了很多的叫数字版权水印技术,就是在正常的词典里面插入了一部分世界上不存在的内容,这个内容是你很容易证明这是你们独家创作的,如果它是以机器的方式抓下来的话,它许多时候分辨不出来,但是人去做的话有的时候能够分辨出来,我们这个叫版权的那个地雷,这个地雷如果它去抓我们的数据采下来以后,我们就告人家属于特别工艺。

 3、那你觉得像海词词典在产品功能上还包括产品运营方面现在有什么优势,相比于现在的金山词霸、有道词典等一些产品?

  答:我觉得有道词典在网络翻译,就是白领人群这一块它做了很多的功夫,通过技术手段来进行网络萃取的翻译,包括金山词霸现在走的路线也是这样的,大部分就是通用的白领的一个词典。而海词词典这么多年其实一直都是在做内容的,我们的内容的要求是你记得住,印象深刻,然后学的会,所以我们有讲解,我们会告诉你这个词原来是怎么演变过来的,这个词哪一个知识点是非常需要记的,比如我们的示意重要性饼图,那就告诉你这个事情你应该记住的,然后我们有人群指点,我们整个是为你学单词去做需求,去做设计的,所以我们相比较来说的话,我可以觉得就是说有道和金山都是给翻译用的那种翻译工具,因为它虽然打的那个词典的名义,但事实上它起的作用就是一个翻译的工具,那海词的话就是一个学单词的必备工具,所以是词典里面学单词最佳的词典,人家另外两家是词典里面翻译最好的工具,这也导致了我们自己的产品从定位、特征、人群上面也有差异,海词词典有初中版,高中版、有大学四级版,有六级版,有考研版,我们接下去还有雅思版和小学英语版,我们的小学英语版里面是图片式的,是有童声的发音和讲解的,帮助这样一批人在他有限的知识里面去理解,我们的高考版是根据2000年到现在所有的高考的考卷,考察哪些知识点,有哪些是经常在考试的时候容易出错的那个点,怎么样给你去讲解,讲多了也没有用,讲到那个正好是比较恰当的。我们的例句,我们会有帮助记忆的设计,比如说我们可以像其他的一些技术手段,互联网抓来的一些例句,可能是dog配一个例句的话,It  is  a dog。可能比较常见的一个那个频率比较高的一个句子,但是事实上我们海词词典这么多年是研究怎么去学习一个单词的,我们会配一个例句叫(英),(英)就是形象的让你记住一个单词,学会一个单词,这不是一个翻译工具所要做的一些事情,这是帮助你记住一个单词,帮你学习一个单词需要做的,所以我们重点的用户还在于学习者,不是说白领在写文件的时候它是一个翻译的一个工具。

 就是更多的这个产品其实是一个学习工具,而不仅仅是一个翻译工具?

 答:是。

 那你们这边能不能说说现在你们的产品,其实你觉得跟有道和金山词霸你们是有什么不足呢?

 答:我觉得从产品这边来讲的话,我认为我们对词典用户的需求理解更深刻,因为我们认为用户需要一个干净的,需要一个轻便的,需要一个快捷的词典,然后内容是一个词典里面最核心的一些东西,跟有道、金山比起来的话,可能最近两年他们想尝试的一些带流量,保流量这些东西做的比较多,所以他们把整个页面做的特别的丰富多彩的,这两个人群可能不一样,因为有些可能在翻译过程中不是一些高端的用户,一些比较低端的用户,它可能就像连一个软件应该怎么挑选他都不会的一个用户,那在我们这里面的话因为是学习人群,许多时候老师推荐是最重要的,所以内容这一块的话在我们来说是比较重要的,可是从用户体验来说的话,你这个软件不能做的太粗糙,那么从这一块来说的话,我们确实是做了很多的功夫,但是我想我们这里面的距离还是很远,包括版色的设计,你的这里面的内容跟文化类的那种内容是不一样的,因为你是词典里的内容,所以你针对这批用户的话,你可能需要做那种非常丰富的版式,需要鲜明度非常的高,让他就是说哪些是重要知识,哪些是次要知识展现的非常清晰,这一块我们还有很多的距离在这里面。

 4、现在大移动时代到来了,所以像有道词典它现在也突破了8000万的一个移动终端的一个用户,手机端的一个用户,那海词词典会在上面有一个怎么样的一个布局,会对这个移动端这块的一个产品推广有一个什么样的计划呢?

 答:我们现在非常重视移动端,从去年2012年下半年开始,我们整个在发力移动客户端,因为我们突然发现我们原来的用户都是在用我们的网页版,所以我们许多时候觉得桌面装一个东西都有一点累赘,现在联网都是非常普遍的,但是我们从去年开始突然发现这个用户,许多用户它那个手机的联网功能太强了,所以它现在开始打开它的电脑,然后打开我们的海词词典,DICT .CN输入一个词语,太慢,在手机上比如说打开一个浏览器,或者是手机上打开一个应用,这个速度是最快,因为电脑有开机的过程,手机就是一打开就能马上用了,所以我们从去年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就开始发力,可能我们发力有一点晚,但是从我们对这一块的情况来看是极其重视的。有道有比较多的用户,那这一块跟它在很多的厂商上面的合作也好,在前期的用户市场这块的话,推广来说的话是有先天的优势,因为我们发力比较晚,但是我们虽然发力比较晚,但我们在努力转换我们网页端的,就是在桌面网站上面我们不断的在推广我们自己的用户,劝用户在PC端上除了用我们海词词典以外,以后在手机上用我们海词词典,所以我们经过几个月的网页用户的转换下来的话,我们现在在移动端这一块也有2000万的用户的量,这一块在整个许多来说,因为在别的推广渠道里面我们都比较弱势,我们大部分还是通过我们自己网页去转化过来的。

 你们现在团队的人员配置是什么样的情况?

 答:我们整个算是一个研发的团队,因为我们对词典这一块的用户是情有独钟的,这么多年来我们积累了很多很多自己对我们自己产品的不满,我们也一直都期望好的那个,比如说我们的行为轨迹库这些功能,ID的买点的方法,这些我们是一年一年都在积累,那么我们通过慢慢的积累这些东西的话,我们想慢慢的在移动客户端这一块把这些基本功打好,然后通过我们持续不断的专注词典这一块,比别人可能搜索时间更长一点,因为别人可能搜索时间就一个阶段,包括我们的竞争对手比如说像金山词霸,它的CEO是一个连一个的换,每一个CEO都呆一段时间,不像我们整个团队是很多年了,虽然我们许多时候过去几年工具比较匮乏,但是我们对这个行业的关注,就是用户的理解是最多的,因为像我们最近每天有上百个用户给我们提意见,这是我们在这么多年来,我们用户提意见的过程中已经提了近10年的用户,其实我们有很多的想法,我们对用户是非常了解的。

 5、像在运营这一块的话你们会有考虑跟一些教育资源或者教育平台进行非广告性质的合作吗,比如说你们是一个教育工具,然后他们可能是一个教育平台,他的平台上可能很需要你们这种工具性质的一个产品,你们会在这方面多一些合作吗?

 答:会的,我想我们的用户群和教育界的网站的用户群是最一致的,尤其是我们海词词典是学单词的最好词典,那么学单词过程是后面的那个教育的许多的入口,因为你先学会了单词然后才有阅读,才会有听力,才会有其他应试的一些培训,我们跟教育网站合作是最好的,而且我相信我们未来海词词典在这一块的合作会更醒目,因为过去我们是一个通用词典,但是从去年开始我们已经分化成了一个人群词典,我们知道我们的用户是小学生,因为它选择了小学版,我们知道我们的用户是考研的人群,因为它选择了考研版的海词词典,所以我们能够把我们的用户进行分类,一旦你把这个用户分类分的非常清楚了以后,那么你跟教育公司的合作会更加紧密,我们在跟有一家海外的做口语培训的一家公司合作,它有一个口语产品要进行中国市场的推广,我们知道这样的产品要推广的时候(英)一直都是很高的,因为它自己没有自己的流量,那么我们跟它的合作的话,它帮我们制作一个栏目,就是每天生成一个学单词的栏目,是它自己本来是准备做视频的,后来因为带宽问题,做了一个语音的一个节目,这个节目在我们人群里面每天推送给我们的词典用户学的单词,我们发现这个栏目里面,享受这个每天学单词的这个栏目的用户有15%对这个品牌都是非常忠诚的,都知道这个老师,然后都知道他们服务的提供方,所以对这个教育这种我们的合作方来说的话是一个非常好的获取用户,获取品牌,获取流量的一个很好的地方。因为在别的教育网站上去提供一个词典这一块的话,我们也做了一些这方面的合作,因为毕竟来说的话如果它没有提供这么一个词典,也许它的用户在用词典的时候可能会流失掉,可能会流失到一个竞争对手的词典工具上面去,这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们有的时候也会做一些这方面的服务,但我想从拿用户的角度来说,我们词典可能是比一个垂直领域的教育服务网站更好,因为词典的生命周期,像我们许多时候可能是超过10年的,从我们现在的数据来看的话,用户是超过10年的,但是某一项培训服务,可能它就是哪一个时间点它比较感兴趣,所以你就通过那项培训服务拿到的用户,你过了一年以后,这些用户是留不住的,它会流失掉,但是我们词典的用户,我明年、后年它还是会在这里停留的,所以对拿用户来说我们更加的合作方式是我们拿用户,来把用户导给合作方。

 6、可以看出来您很重视用户的信息,刚才您也提到了会看用户对产品的反馈,包括您做这个产品的时候也是非常重视研究的工作。但是您是平时如何进行用户信息搜集,以及如何进行这些研究的,这一方面有什么心得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答:在用户研究这一块的话,我们最大的一个来源来自于我们用户给我们反馈意见,所以我们一直在这一块是极其重视的,有的时候用户不满的比例非常高的,那就是我们这个阶段最重要的要优先解决的问题。许多时候如果说你不看这些东西的话,你在外面看,你觉得一切都是非常的中庸,非常的唯美,但是事实上用户对它真正实用来说一点用都没有,那么我们最早的时候就开始在我们网页上,你看我们海词词典在每一个页面的右上角都固定放了一个意见反馈,这个意见反馈它点下来了以后,我们会对这个用户进行跟踪,所以在我们的后台里面它填过了用户反馈意见在我们的后台里面就会有一个用户反馈的管理中心,这个管理中心我们会汇报上来这个用户的它自己在之前看了那几个网页,在每个网页上停留了多长时间,所以它提了一个什么样的意见,包括他之前的时候是不是打开每一个网页速度很慢,那问题是在什么地方,他查的单词是什么,所以我们这里技术上面的一套统计系统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用户的问题,因为许多时候比如说网站打开太慢,您不知道它到底是查哪一个单词打开慢,在哪一个网页上打开慢,它在哪一个层次呢,也许就是因为他在新加坡然后正好连的服务器是北京的一台服务器,这两个之间的带宽问题,所以提的这个问题你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个问题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因为用户没有办法给你表述的非常清楚。那我们通过非常好的技术手段能够跟踪它提示的问题下面的前后的背景的环境我们能够很好的了解,这是我们其中的一项技术。

另外我们会分析就是我们这个用户的行为,你比如说一个用户它查的这个词是什么级别的这个词,我们慢慢的能够通过这个用户查询的行为,我们能够知道它到底是在一个什么年龄层次,一个什么级别,有一个有意思的情况是我们网站上查询频率非常高的一个词叫(英),所以你就想它是在什么场景下去查(英),他查了(英)以后后面还查哪些单词,所以你这个用户场景之类的东西,你经过数据的分析你才能够明白这个用户群体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情景下,我们这个内部称作用户场景还原。另外我们建了好几个QQ群,这些QQ群里面许多时候你要像他们最方便的跟他们交流,比如说我们有一个想法,我们抛出去看看他们的意见怎么样,另外我们有一个新版本出来,我们可能就是说这个版本不知道受不受环境,就是在用户QQ群里面先抛出去,听听他们的一些使用的意见。另外的话我们在安卓这一块的话,因为机型太多太多了,我们发现有的时候我们上一个新功能,但是这个功能需要耗用户的内存很大,可能比如说需要耗10兆以上的内存,我们在自己有一部分机器里面都是好的,但是在真正发出去的时候,许多用户说闪退,我们是这么几年来早就已经实现了用户的闪退会产生了闪退的日志,闪退的时候比如说下次启动或者什么时候,它会把这个闪退的自动汇报到我们的机器上来,所以我们就会知道哪一个功能会产生闪退,你看到每天的那个闪退是几十万还是几万还是几千你就知道了这个功能是需要改进的还是不需要改进的。那么我们在做大面积的发送之前有会用比如说云测,对200多个机型进行抛,我们就会发现有些功能它产生的内存很多,就是需要的内存很大,那么它就会闪退,其实并不是说我们的代码有问题,而是我们占用的资源太多了,所以导致用户的闪退。那么这个闪退多了以后,他这个用户就不管了,他知道我就买了一个300、400的安卓手机,但是我用你这个软件就是闪退,你这个代码里面其实没有,可是它在屏幕上面就评了,说这个词典闪退,大家不要装,别的用户一听就害怕了。所以我们在这一块的话统计的技术帮助我们把这些问题发现了,然后我们在发版本之前一定会去刷200多个机器的评测,然后我们评估这个版本这个功能是不是要去掉。另外在这个用户群里面的话,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去做这么一些工作,比如说我们知道我们的用户群是有各种机型的,我们可能会在用户更新提示这一块,我们优先对这几个就是每个机型抽100个用户,这100个机型的用户我们先给它一个更新提示,这些用户会选择更新海词词典,那么更新了以后观察一下,觉得好的话那么我们把剩下的这些机型的很多的用户全部放开,放开成全部提示去更新到新版,有的时候我们也出现过这样的一些情况,我们更新了一部分用户,幸亏我们的用户是典型的挑一部分用户去更新的,更新了以后我们发现有一些东西有问题,我们就会生成一个新的版本,比如说3.5,我们会生成3.5.1,然后对大面积的用户全部更新。这个东西是很多年的在这里面去打造,打磨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拥有的许多技术是惟有大公司才拥有的一些技术。

 像刚听完你这边讲的时候感觉你是对海词词典,对用户这一块还是非常非常重视,而且花了很多很多功夫。

答:对,我们觉得在互联网上面用户没有理由用第二好的产品,它用第二好的产品原因是他不知道还有一个更好的产品,那么当然了我们今天有这个现实也是非常,许多用户它许多时候是从来没有做这个行业研究的,它只不过是偶尔拿到一个就用了,因为我们也没有人炒作这个东西说什么好,什么坏,用户其实用了以后它也不会去那个,所以有些人做广告,包括在下载上面买广告位,买了以后效果会非常好,那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我们要想胜出的话,我觉得我们跟有道去打,跟金山打,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我们做我们自己的用户体验,做我们自己的产品,我们只有把他们好的情况下我们才可能有用户,因为你看所有的广告位,所有的下载推荐都是他们花钱买下来的,而你跟他去竞价的话,你根本就竞不过他们,你唯一的生存之路就是自己在这一块改善他们才可以。

  7、我们都了解金山原来是谷歌投资的,然后像有道它也是网易投资。海词不知道有没有考虑过找一个对你们的产品很有帮助的投资方来帮助你们产品做一个更好的推广?

 答:我们过去觉得自己对这个行业非常了解,然后研究也非常深刻,非常有信心,但是最近两年来看我们确实得依靠大东家,因为许多时候不是你自己一个人就能玩的过去的,尤其是在今天这个互联网买流量的这个过程的话,许多时候你如果说在资金这一块比较少的话,那你靠用户体验的话许多时候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我知道是金山不是谷歌投资的,只不过金山在这一块他们过去渠道关系和业界的很多合作关系,作为一个非常成名的大公司,关系资源非常多,所以他们让谷歌做了一个推荐金山词霸的一个版本,那么最近可能因为是金山毒霸,金山系要跟360之间产生竞争关系,也导致了金山的许多股份是来自于百度的,我知道金山香港上市公司的很大的一部分股份现在是百度的或者是腾讯的,所以这两家公司是投资了金山,买下了金山的很多股份,给金山很多的资本让它去把毒霸,把猎豹,把这些词霸这些给推起来,也能够跟360这样的一些公司竞争,因为这两家公司  都是产生竞争了,所以这样的一些方式,金山词霸是通过百度的推荐,因为百度是有很多资本可能是金山的有一些股份是百度的,所以他们之间高层之间的关系也不错,所以从网民的推荐角度来说的话,金山是拿了很多的用户。

那么有道是有网易在后面做支撑,网易是游戏这一块是它的主营业务,它今天用游戏的钱去推广它自己的其他的一些产品,让其他的产品去获得用户,那么在这一块的话,有道也是占尽了很多优势。唯独我们海词词典既没有人去推广我们,也没有就是说我们自己的那个长期的那个能够有另外一块游戏的业务来养着我们,所以对我们来说目前这个竞争形式下我们是非常弱势的,我们今天能够跟这两个巨头去玩,我们今天还能有一个亿的网银用户,有这么多的8年,9年的始终用户,就是因为我们在这行业里面玩的比较久,然后我们的CEO一直没有换,然后我们的CEO一直为我们这里面的部门耿耿于怀,一直在改进,所以我们能够拿到这么多的用户,基本上这些用户还都是靠口碑能够获得这些。

 那你们之后也是会考虑看有没有这样一个合适的机会跟一个强势的资本进行合作,然后带动整个海词的一个运营?

 答; 对。

 8、最后我问一个与海词不是那么相关的问题,但是却又在大环境当中跟海词词典有一定关系的问题,那就是你怎么看待现在中国一个教育市场的现状的发展。中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不断发展,会给海词词典带来一个怎么样的机会,给海词词典会带来怎么样的一个变化?

 答:移动互联网的教育它跟过去传统的教育有很多的优势,一个优势是随时随地,你不需要赶公交,坐地铁去那个,因为你身边的老师可能不够好,但是在互联网上的老师可能是最好的一个老师,不过从现在的发展情况来说的话,我们存在的问题还还很多,一个是设备问题,我们许多时候说教育要公平,那么在官方的K12教育里面的话,有许多时候不运用一些互联网的一些手段是因为教育又要保证公平,如果说每一个家庭,有一部分孩子有电脑,有一部分孩子没有电脑,那你这个教育如果是说就是这种有电脑的这种模式的话可能不是会被优先采纳的,因为要功夫。另外一个的话就是再教育这一块的话,就是说互联网的教育许多时候服务,各种各样的服务,没有标准,而且就是说用户的理解,认可的比较低,当你不知道一个服务值多少钱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个服务真的能不能给自己很大的帮助的时候,那许多时候你标了一个比较贵的价钱,那对用户来说的话它就很难去接受,所以我们今天的许多移动互联网的一些那个,不一定移动互联网了,就是网络教育里面的许多服务有很多的那种服务都是通过线下去销售的,还不完全是进行线上进行销售的。另外一块的话我觉得移动互联网这一块的教育来说的话,是那么低成本的,立刻就能获取的一些服务,而且这个价值是非常明确的服务,那么对未来来说的话这个市场前景非常好。

 它最快的会给海词带来什么,海词词典这一块带来怎么样的一个机会呢?

 答:我觉得包括说我们的那个词典,过去词典是拿一本书来翻的,但是因为我们现在生活方式的转变,手机成为必备,尤其是我们今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可能达到5点多个亿,就是说那种安卓的手机,300、400的手机人人都买的起,不需要像电脑一样几千块,那么你装了词典在手机上面应用的话有很多的优势,第一,它可以有声音,你原来这本书里面是做不到的。第二,查词可能很方便,因为你原来可能一页一页翻的,今天来说的话你可能用一个摄象头就能够查了,你可能用声音就能查了。第三个你书带在身上是不方便的,但今天来说的话您这个手机是比较小,而且你装一本词典进去不增加你的重量。所以它有很多工具的更新换代导致了许多场景的变化,你再也不每年去带那么多的东西了,你这个东西又方便,又多媒体化,有声音,让你更形象,而且它不占重量,而且随时随地不需要跑到一个电脑面前去打开,然后去做一个事情。你在口袋里面掏出来,就马上能够满足你的需求。所以我觉得未来无论在词典也好,在教育也好,很多的生活方式都会受影响,知识的获取包括提问过程,问答过程,很多东西都是通过手机会实现,只不过今天可能就是说在学生群体里面许多学校限制学习用手机,我想这个东西就像家里面有电脑一样,手机的普及率,智能手机的普及率太快了,所以有时候可能势不可当。

 好,谢谢范总今天接受我们的这个专访。



演讲者:范剑淼

CEO

海词词典

演讲内容

海词最早是一个开放式词典项目,也就是像维基百科的一个大家贡献的一个词典项目。当时比较早,是10年前,2003年的时候,因为互联网上没有这样一个网络可以查单词的一个服务,所以我们觉得在未来互联网词典这一块的话,用户需求是非常大的,所以我是作为这个发起人做了这么一个(英)这么一个项目,做完了以后大量的用户因为在互联网上没有人提供这样的服务,所以大量的用户只能用这样的一个网站,所以我们的网站传播非常快,也导致我们网站受到了用户很多很多的批评。

2015-12-05 00:00

跨平台车联网体验——上海站

剩余名额: 23 人

活动已结束

友情链接
Process: 0.0738s ( Load:0.0046s Init:0.0121s Exec:0.0356s Template:0.0215s ) | DB :14 queries 0 writes | UseMem:3,858 kb
0.075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