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r

service@sumr.org
021 - 6160 - 6918

「SUMR沙龙」专访清华美院交互媒体研究所张烈:交互创新与用户体验

2014-09-25 


SUMR:张所长您好,非常感谢张所长接受我们SUMR沙龙的采访,可能还有些朋友不是很了解咱们清华美院交互媒体研究所,那在开始的时候能不能请您简单介绍一下?

张烈:交互媒体研究所是2009年成立的。从名称上面看呢,我们刚成立的时候,我们主要的研究方向是交互设计、新媒体艺术设计。但是这个领域变化也很快,在这短短的大概4、5年的发展过程之内,慢慢的也是根据社会的需求以及我们的研究领域的拓展,现在大概形成的几个基本的方向,但首先还是以交互设计学科建设本身,因为我们毕竟还是在学院里面,所以学科建设也基本是我们的一个重点。我们是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一个叫做交互设计学科,发展线上学科、发展研究这么一个课题,我们是承办单位。第二个方向我们会关注比如说物联网啊,云计算,新的技术介入我们的生活之后,我们的生活空间,我们的日常用品,发生了一些怎么样的变化,就是基于这些新的互联网的生活方式,这些产品的研究开发。第三就是,稍微具体一点的,就是在关于医疗康复领域的一些交互技术的应用,有一些具体的项目在开展。另外两项呢,是有关于国家物质文化遗产,一个是文化遗产的数字化,就是利用一些数字化的科技手段去挖掘、保护、展示和传播文化遗产。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和这个相关的就是博物馆的建设。我们也做了这些项目,博物馆的数字成像的一些开发。

SUMR:您刚才提到的医疗、文化遗产,能简单的为我们介绍一下研究所的这些项目吗?

张烈:医疗这块我们主要是做了一个通过交互技术促进孤独症儿童康复的一个训练解析。一方面是技术开发,另外和北大六院也就是精神病医院,以及和北京市残疾人康复治疗中心相当于是残联的单位,还有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还有一家企业,共同成立了这个研究室。传统的康复手段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互联网对各个行业都有很大的冲击,所以我们努力开展了这么一个跨学科的合作。努力把一些新的技术手段引入到传统的康复领域中来,希望能够更好的产生一些作用,同时,我们也会考虑一些新的商业模式的可能性。一方面呢,是要做公益,另一方面呢,也需要有一些收入来维持它的一个正常运转,最终的目的也还是希望能通过这个途径来帮助到孤独症儿童等。

SUMR:那么您之前有接触过可穿戴设备吗?

张烈:接触过,之前有用过一个手环,我们也是在孤独症康复的这个技术开发过程当中,曾经想到过要应用这个可穿戴设备,就想过开发这个手环,所以就买了市面上的一些手环做测试。

SUMR:那您觉得市面上的这些手环给您留下了怎么样的印象?

张烈:我觉得目前来说,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测试的那款用的不是特别的方便,比如他的续航能力,它主要是测试睡眠的,但是我想像手表一样,带上去就不想摘下来,但是它没多久就没电了,但实际上,它只是在睡眠这段时间起作用。另外是充电也不太方便,因为是触点充电,所以也需要一些精确的操作才能很好的运行。我用的那端由于没有屏幕,实际在控制上,只是用led灯闪烁来提示是否完成,那么在实际的操作中呢,就不是特别的清晰,或者没达到它预设的效果,经常会不知道自己是把它开机了还是关机了。

SUMR:那您觉得从10多寸的电脑,到4、5寸的手机,再到更小的可穿戴设备,这种智能设备使用情景和屏幕大小会对交互设计产生怎样的影响?

张烈:当然影响会很大。事实上之前有一个采访也谈到了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教交互设计,像在吃青春饭,至少在设计这个行业中,没有一个设计的门类像交互设计一样,变化这么快。就再几年前,我们还在谈论这个网站的设计,现在就已经是App了,马上就可能像你说的是可穿戴设备了。虽然它的界面,设计内容形式包括我们的方法,肯定会随着我们的设备的不同,发生很大的变化。为什么说是吃青春饭呢,因为像我们这个年纪让我再去掌握这些操作技术问题我觉得不太可能。

SUMR:相对来说这个社会发展很快,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张烈:但是为什么我们还能教呢,因为还是有一些基本的规律在里面。因为毕竟交互设计,其实还是离不开人,还是一个人和环境,人通过某种机器和另外的人沟通的某种过程。稍微思考一下,为什么我们还能在这里教,还是因为我们对人本身有一定的了解。人的变化是比较缓慢的,所以说人的一些基本的特征,人和外界沟通的基本方式,实际上像这些东西是一直指导我们去做交互设计的一个因素。虽然在技术层面上说是在变化,但是基本的还是没有变化。

SUMR:那您认为这些新的智能设备的使用场景和屏幕大小对于交互设计会不会成为一种挑战呢?

张烈:肯定是我们需要考虑到这个设备的特点。实际上,交互的手段已经很多了,一方面是设备的种类变得很多,另外一方面呢,我们的交互技术能力也变得比较强,像以前,大家都比较热衷于的鼠标键盘,当然这个已经过去了,像现在的触摸屏。大概在2008年前后,像iPhone和微软的surface刚出来的时候,我当时觉得这种比较灵敏的触摸屏,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它还会是一个主流。为什么呢?一个是它能够精确的捕捉到我们的信号,虽然它需要我们走到它跟前和它发生接触,这可能是它不是一个特别完美的地方,但是正因为是这个过程,他让我们的控制变得比较精确,我们的指令可以很清晰很准确的传输出去。这种触摸的方式呢,本身也是比较自然的。当时大家还是在讨论网站的时候,我就想通过一些资源,搭了这么两个大的桌面,让学生在上面做作业。就是探讨这种大型触摸屏介入到我们的生活之后,我们的生活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们有些学生的作品挺不错的,也获了一些奖。

SUMR: 您能为我们分享一两个关于您学生的作品吗?

张烈:一个学生做了一个相当于音乐吧的控制桌面。那个时候,在国外一些餐厅已经尝试用电脑来点菜了。那时候是2008年,还很早,不像现在已经很普及了。那个时候那个同学很喜欢音乐,他就想在酒吧里面建立一个音乐吧让大家可以去听音乐。所以就想用一个可触摸的桌面,让听音乐的朋友之间可以互相交流,互相可以推荐。比如在酒吧里面,有一个集中的场所,就像有一些分散的桌子朋友们在那喝咖啡,也会有长条的吧台聚在那听音乐。那么他在这个系统里面就设计了一个互动桌,可以自己在上面选歌,可以听音乐,也可以推荐给邻桌的朋友,不认识的想和他交往的,可以把选了的歌传输给他,就是这样的功能。音乐吧这个作品,当时是参加了一个国际交流会,当时苹果公司的一个设计师,他来听了这个介绍之后,他非常感兴趣,听着听着他就站起来鼓掌了,因为他说他以前是个DJ,后来改行做设计,所以他对这个很有体会。另外一个同学是做了一个数字课桌,因为我们一直是在讨论未来的教育模式,未来大家不一定在课堂里头,可能会通过远程教育来学习。但是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一个设备来营造一种教学环境,比如你一个人在家里,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我还是通过这样一种桌面来营造一个大家在一起听课的环境。在这个桌面当中你可以看到很多同学,也有一个老师,好像是在演示一个PPT或者在写板书。大家可以在桌面所显示出来的虚拟环境中跟同学交流、上课。但这是一个概念设计,我们把互动的功能基本实现了,这个作品获得了全国美展的入围奖,全国美展还是一个很重要的奖项。

SUMR:您刚才提到音乐吧主要是一个触摸设计。

张烈:那两个都是基于桌面设备的一个设计,很快又出来手机端的,也会考虑做一些移动互联网的、App的设计。后来有些产品有界面,有些产品又没界面,所以会考虑物理交互的一些设计。每一代新的产品出来之后它需要我们去跟进,去了解这些设备的一些新的特征,然后也要适时的调整我们课堂的内容。实际上每种交互方式,还是很不一样的,比如你刚才谈到的这个触摸的交互,其实还有语音的交互,相对成熟了,包括到一些体感的交互。但是他们之间还是有很多的不同,比如我们刚才谈论到是触摸的交互,它是比较精确的,但是体感交互,相对是没那么精确,它是一个凌空的,虽然你感觉比较精确,其实际上是不精确的。所以我们可以把它运用在不同的场合,但是我们在设计这个交互方式的时候,我不要把以往的这种鼠标的交互经验移植到体感的经验中去,我就很反对在做体感交互的时候还再按按钮,我觉得这个是很失败的一种方式。它应该是通过动作的这种趋势,来完成一个动作,而不是到那儿了还要再摁一下按钮,这个我是觉得非常失败。

SUMR:那么在产品功能同质化的竞争中,交互设计上的用户体验优劣就显得尤为重要,您认为产品应该如何谋求创新与发展呢?

张烈:谈到创新呢,它有很多的层面,但是从大的方面来说呢,比如时髦点的词,商业模式,整个生态体系。从微观一点来说呢,就是具体到某个的产品。当然比如说像苹果手机,一方面是它的生态体系设计的比较好,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他的产品本身,让人耳目一新。大家一开始是被它的产品的创新吸引的,后来发现在它背后有一个很方便的体系。当然最终它带给我们的,就是用户在使用它这个产品或者是它背后这个体系的时候,所带来的用户体验。当然我们还会有很多这个创新的机会,但是这些机会在这种同质化的竞争中,而且还有一个,我觉得不止是同质化,而是我们去获取这些产品的途径,已经很公开透明了,或者说大家几乎是比较平等的。没有一个比较权威的,比如说政府开发一个打车软件,但是老百姓也可以开发一个打车软件。他们在分发、推广的这个过程当中,或者是让用户去获取这个消息的机会几乎是均等的。因为以前没有互联网这个条件下,渠道很重要,比如政府有官方的渠道。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最终还是靠产品自身好不好用。我觉得你最终要脱颖而出的话,很重要的还是从产品本身来说,它的用户体验好,用户用的很方便。实际上现在用户是比较挑剔的,我用手机也一样,我经常用两个手机,一个是我有两个号,另外我也尝试一下不同的手机的便利性。我以前用的过程中就是因为点的不灵敏,或者它的操控方式让我感觉不是特别顺畅我马上就会“打入冷宫”很少去用它。可能就是一些细微的差别,有一些小地方用得不爽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就不会用它。所以用户体验这个方面,还是让产品脱颖而出的一个重要的环节。

SUMR:未来咱们交互媒体研究所会怎样与在交互设计行业或者产品建立更加密切的关系?

张烈:因为我们在开始做这个研究所的时候,我们对他的一个定位是:一个是它是一个产学研一体的一个机构。在现在这个年代又是设计这个行业,我们不可能说是完全做一些像象牙塔的那些东西,尤其现在社会的迭代这么快。如果没有和社会接轨的、真正能服务到社会的产品技术推出来的话,那么它存在的价值也就不是特别的大。在学院里面的优势,是它有一定的研究性,可以充分的激发学生的创造性。另外一方面,我们也是希望能和社会紧密的相结合。一方面就是我们研究所或者学生有什么好的想法和产品,也希望通过和社会结合,希望通过社会的力量,把他产量化。那么市场上,有一些设计和开发的需求,我们也利用我们这样一个研究和设计能力,相对来说我们设计能力强一点,争取帮助他们达到一种更好的用户体验。类似于像孤独症这样的一个案例,就是我们和社会上的其他企业,通过跨学科的合作推出的这么一个市场化的产品体系。

SUMR:期待清华美院交互媒体研究所与社会上更多的合作,为我们社会带来更多的福利!

演讲者:张烈

所长

清华美院交互媒体研究所

演讲内容

交互媒体研究所是2009年成立的。从名称上面看呢,我们刚成立的时候,我们主要的研究方向是交互设计、新媒体艺术设计。但是这个领域变化也很快,在这短短的大概4、5年的发展过程之内,慢慢的也是根据社会的需求以及我们的研究领域的拓展,现在大概形成的几个基本的方向,但首先还是以交互设计学科建设本身,因为我们毕竟还是在学院里面,所以学科建设也基本是我们的一个重点。我们是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一个叫做交互设计学科,发展线上学科、发展研究这么一个课题,我们是承办单位。

2015-12-05 00:00

跨平台车联网体验——上海站

剩余名额: 25 人

活动已结束

友情链接
Process: 0.0550s ( Load:0.0038s Init:0.0101s Exec:0.0215s Template:0.0196s ) | DB :14 queries 0 writes | UseMem:3,803 kb
0.056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