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r

service@sumr.org
021 - 6160 - 6918

车音网陆凌涛:车联网的实质在于解决连接问题

2014-07-11 

陆总您好,之前有一次我跟一位业内人士聊车联网,我拿了一个闭环的问题问他。因为当时正好看到苹果的Carplay出来,当时我问他,像Carplay或者mirrolink给人感觉是一个智能系统向车延伸的体系,另外像通用的安吉星,然后他会往车辆外延伸,这是两种不同的方向,你是怎么看这一个问题呢?当时他的意思是觉其实无论是车、车厂,还是做车辆服务商,他们其实说白了都是在做同一个市场,就是把车联系起来。他认为车本身已经是一个闭环,而车联网的闭环,跟车本身闭环并不是一个体系的。关于这一点,我觉得他是作为一个整车厂商考虑问题,所以我觉得像您作为后端或者作为车辆服务的,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其实是这样就是车和人,就是车和车主到底车联网连接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要从这点说起。怎么讲,就是说从最开始人们讲智能化,什么样的车是智能化的汽车,那就好比我们现在来问什么样的手机是智能手机一样。最早大家会觉得说好像诺基亚的时候就已经是智能手机了,但是出了iPhone以后,大家才说这个手机才真的叫智能手机。所以随着时代的变化,人们认识不断的前进。所以到底移动互联网或者叫手机是把什么连在了一起了,那么车联网又把什么连在了一起,我觉得这两点问题要归结到这两个根本问题上。比如说我再说到车,其实车本身就像刚才您所讲的,车本身它是一个闭环,从硬件到软件到服务到车主到人,它自己都是一个完整的。我今天来讲说其实移动互联网只有两个,一个是手机,一个是汽车。所以手机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平台,但汽车还没有。其实汽车也已经是完整的平台,只是我们现在在颠覆或者因为有了移动互联网,因为有了这种所谓的技术的发展,导致了无线联网的可能性。使得我们对汽车的这种产品,或者我们对汽车这样的产业链有了一种新的认识。这种新的认识使得在这个行业里面或者在这个闭环里面的每一个环节上的从业者,不得不重新开始考量自己所处的问题,也不得不重新开始考量车联网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价值以及挑战、威胁、颠覆、革命等等。所以从这几个方面来看,我们现在很难去用一种论调,一言以蔽之的地去讲说车联网到底把什么连在一起。因为其实就好比如说我们拿移动互联网来作为参照或者作为参照物来说,是一个特别特别能够帮助我们理解的东西。那么从这个说,移动互联网它的确是把每一个手机都连在了一起了。但是其实每一个手机连在一起也什么价值,有什么意义,最终还是要使用这个手机的人连在一起。所以从这个方面来看待这个问题,把车连在一起实际上没有什么价值。你好比如说你把我车连在一起,我这辆车买回来以后出国,车放地库一放好几年。你说我连这辆车有什么价值,对吧。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我觉得最终我们还是要通过移动互联网去改变人们的汽车生活,让人们的汽车生活变得更加的有意思,更加的有乐趣,更加的不一样,更有想象空间。所以从这个方面来看,我的观点或者说我的思路就是说希望能够通过移动互联网去改变人们汽车生活,而不是我们说明要探讨究竟把什么连在一起。

就是说其实这个东西,只有带来的实际使用价值,才是它的价值,并不是采用什么样的形式。

如果过多的去看中形式,那只能够自娱自乐,为了连接而连接。我把张三的车跟李四的车连在一起,然后他俩又不认识,你说有什么价值。其实最重要就是说我们是能不能够通过这样的连接,让车主和车厂连接,让车主和4S店连接,让车主和他喜欢去的一些地方连接。以至于让车上生活和车下生活,最终是实现两种生活的连接和无缝的对接。因为我们现在好比如说大家原来对车生活的垢病,就是说觉得车是信息古板。但我踏上车,关上车门,点着火以后,外界对我而言就一无所知了。但是现在我们在家里看电视、上网、玩电脑、玩手机,在任何一个场所,我觉得世界是和在一起的或者我和世界是在一起。但是我上了车以后,我觉得我是孤独的,世界上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而且我有一个片断的生活是被车。

被割裂的。 

是割裂开的。所以其实车联网或者说它连接起来的,就是实际上把一段被割裂的生活放回到的生活放回到原本的生活链条里面去。因为我的生活链条从出生到死是一个完整的生活链条。那么今天我把车,因为我在车上的生活是孤独的,所以你这条生活链条就被割裂了,那么今天我们只是把它还回到它该有的。 

正常的一个流水线。 

对,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才是最主要的或者说我们做车联网的人应该更多去思考的问题。 

其实说白了我觉得车联网的一个理念,就是我们应该去思考怎么样让用户能保证车联网能还原他的生活。

还原他原来的生活,对对对。我在家里看了一个电视剧看了一半现在我出门,那我在车上是不是可以继续看。当然我们抛开安全问题,是不是可以继续看。这是你的连接你的生活,你不是说我到晚上我记得看到哪儿了,我回家晚上接着把它看完。所以我觉得这都是生活的延续。

甚至来说并不是车联网,可以说是其他所有智能设备的理念都是这样的。

极致状态下它可以记录每一个人从出生到死,整个每一个瞬间,它都可以记录下来。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用户调研,当时一个人我们问他最大趣味是什么,他说最大的趣味就是希望能在厕所里安电视。因为他真的很喜欢看电视,然后看一半他想上厕所,怎么办,看不了,他跑到厕所里面继续看电视。

对,但按照现在的想法你可以完全用几种手段来解决,第一把电视暂停,第二上完厕所回来看。

电视节目倒退不回去。

可以看回看。所以这样的话,你说这些是因为什么来解决,是因为互联网,说到底是因为互联网。就是因为有了互联网,电视和电视节目在云端在网上存储了,所以你上完厕所回来,你当然可以看你中间那一段没有看到的东西。这一点我觉得和车联网的价值是一样的,差别在哪里?就是车跟手机的关系,车和电视的关系,就是这些硬件的不同。当然硬件的不同,人们使用硬件的时候的场景也不同,人们使用硬件的时候习惯也不一样。但是人们对内容获取和服务获取的需求是一样的。就好比如说我现在电视坏了我需要人来修,打一个电话人上门来修我这个电视。可是我为什么车坏了,我必须把车开到4S店去,然后我还在那里等。我是花钱的,我是上帝,我车坏了你要挣我这个钱到我家里来修。电视和手机已经是这样,那车凭什么不是这样。

其实您说的这也是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在谈车联网的时候,不可避免我们要谈它的服务。车联网本身可能它只是一个形式或者只是这么一个流程的东西,而对用户来说他们所需要想通过车联网获得相应的服务。

对,所以在这点来看我们会发现车联网现在解决的是连接问题,就是大家在解决一件事连接问题。连接问题不解决,你有再多的内容都没有用。就是说我现在的网络环境不具备,网络通路不具备的情况下,我去在这儿妄谈各种科学幻想是没有价值的。你说我在任何一个地方,我的车坏了在一分钟、五分钟之内就有一个救援人来救我,这固然是一个美好的场景。但是当你车坏了这件事,你得首先让想救你的人知道,现在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我怎么让想来救我的人知道车坏了,坏在什么地方,那附近有没有可以来救我的人。这点实际上才是互联网思维当中去考量,如何当车连在一起以后能提供给车主什么。所以我们现在第一步先解决车和车和云能连在一起,当它能连在一起,还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它能够要保持多么畅通的连接,连接质量的问题。

就是说是这种技术上的。

对,我觉得是技术上的。在这个层面不解决,大家在那里空谈服务是没有价值的。当然有很多好服务,你4S店你来路边的修车铺我有很好的服务给你。可是我们其实在于我怎么知道哪一家修车铺有我想要的服务,连接是双向的,只要通过打头一定是双向的。那么这种双向连接一个是我知道车主想要什么,要让车主知道我有什么,它一定是双向的。那么车主知道我有什么的过程里面,我们还有一个工作就是过滤,否则的话这就变成广告。

对。

就好比如说我现在有一个螺丝钉车轮上面的,然后这个车主掉了一个螺丝钉,这个是供需双方的信息能不能连在一起。所以说白了就是O2O、云计算、大数据这是目前三个在车联网里最时髦的词。那我们把这三个词抛开,不说这三个词,实际上就是物流、金流、信息流。

金流是什么?

就是钱,支付。物流、金流、信息流,所谓刚才说的那些大而空的互联网概念,什么云计算、大数据这些,其实最后总结就是怎么样能够打通物流、打通金流、打通信息流。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来说,连通的工作就要把刚才那三个流打通,让用户能够在通畅的在这三个流上去前进,能够双向交互,然后回来咱们再谈服务怎么做。否则的话其实到那个时候服务怎么做,其实并不太难了。为什么我说不难了?因为其实现在有很多4S店很好,主机厂也好,乃至于有很多第三方业务,他们为了让用户体验到足够好的服务,他们已经把很多服务设计的非常好了。但是对不起,没有连接上,所以解决连通问题是当务之急。

其实觉得现阶段问题技术还是主要根结所在。

我不能说它是根结,因为技术上已经没有问题了,问题在于在连接的过程当中,我说的再直白一点就是分赃的问题,商业模式。

同一个服务中不同的角色,比如说第一作用,第二双方配合,这个可能现在来说还不是那么突出。

第三部分就还是分赃,就是说商业模式。一个是配合,一个是衔接,然后是商业模式。这几个问题衔接通了以后,这事就好办了。就好比如说还是拿手机举例子,手机是什么概念?手机是运营商中心化,由运营商来主导,整个手机这个产业链。然后这里面就包括有什么,这里面包括有后端,比如说做卡的,做板子的,做手机生产的。

包括做手机壳的。

对,做手机壳的。然后前端包括有卖手机的,卖服务的。然后中间是移动运营商,由移动运营商来普及电信资源,并且由移动运营商把这个局布好以后他来向用户收钱,然后他来去构建这样的一个产业模式。

其实说白了大家也是很多方处在争夺主导权的地位上。

是这样的,我不认为是一种对主导权的争夺。因为我觉得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趋中心化,包括虚拟运营商的出台,运营商的主导地位在被削弱,运营商开始越来越远了。所以在这样的层面上你说它是中心吗,不一定。所以大家在抢的是入口,当我站在这个入口的时候我能提供我什么服务,然后当在我这套服务里面我这个中心,但是我并不是车联网的中心。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我觉得实际上我们现在每一个产业链当中的每一个部分,都在用自己的独特方式去寻找自己切入点的一个复合中心。然后当我能够影响用户的时候,自然而然会带给用户非常厉害的服务。比如说之前曾经说的很热闹的像车内什么什么,车与车之间的叫车间还是什么。

利用车进行社交。

意思就是说用户在车上需要连三张网,一张网是车辆本身的数据,OED哪一部分。第二部分我们把它叫做用户的价值行为,有导航,用户和道路之间发生关系,路况、导航、出行规划。然后第三部分就是用户和信息之间发生关系,就是我在互联网上面的信息怎么通过一个ID直接把它传到这里来。那这就是人和信息之间的关系,人和公网之间的关系。所以大家会认为说这是三个主要的核心部分,在车联网当中这三个部分是车联网的特色。所以从这个特色或者从这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就在讲说人和信息本身就是互联网的特性。但是人和车的关系,人和内网的关系,我觉得这几个关系要梳理清楚,才能真正把车联网做出来。

好的,非常感谢陆总带给我们这些角度独特的观点。


演讲者:陆凌涛

副总裁

车音网

演讲内容

车音网陆凌涛:车联网的关键在于梳理人与车、人与网的多种关系

2015-12-05 00:00

跨平台车联网体验——上海站

剩余名额: 23 人

活动已结束

友情链接
Process: 0.0380s ( Load:0.0036s Init:0.0059s Exec:0.0163s Template:0.0123s ) | DB :14 queries 0 writes | UseMem:3,823 kb
0.2551s